首頁 > 聲音 > 樂評 > 正文

與嘻哈歌手有關:我們不能把文化垃圾當寶貝
2018-01-10 09:33:48 來源:海疆在線 作者:網絡供稿 責任編輯:李大仁  評論:0

嘻哈歌手PG One這兩天大火特火,成了八卦焦點人物。我以前在天涯娛樂八卦還小火過一陣,但早就不再沉迷于八卦,那事情反正已經鬧到:璐人皆知,賈裝相信。  然而今天《中國婦友報》發表的特約評論員文章所指出...
\
 
嘻哈歌手PG One這兩天大火特火,成了八卦焦點人物。我以前在天涯娛樂八卦還小火過一陣,但早就不再沉迷于八卦,那事情反正已經鬧到:璐人皆知,賈裝相信。
 
  然而今天《中國婦友報》發表的特約評論員文章所指出的問題卻是大事情,PG One以前發表的一首歌《圣誕夜》,在歌詞中不但涉及教唆吸毒,而且還用B字頭單詞公然侮辱女性。
 
  歌詞太臟,我就截取前面一部份,“純白色粉末”到“我們先要點上口”,表達的內容無非兩種情況:
 
  一,出于對科學的追求,出門前在做化學試驗。
 
  二,沾上白粉。
 
  這種赤裸裸的教唆,不是輕輕道歉,也不是水軍千篇一律評論能大事化小,小事化的,這是緝毒科警察叔叔的業務范圍。
 
  下午他道歉說自己成長后,提升了社會責任感,價值觀,公益心……大有浪子回頭,妓女從良,爭當十大杰出青年的覺悟。
 
  很多媒體并不吃這套,主張對這種歌手,這類歌曲依法處理,還青少年一個健康,清朗的文化環境。
 
  這件事折射出中國青少年文化環境問題。這不僅是個問題,而且是個課題,因為文化環境的建設關系到國家末來。
 
  PG One自從拿了《中國有嘻哈》節目全國總冠軍(之一)后,知名度大大爆增,從本質上來說,他也就成娛樂圈某條利益鏈中關鍵一環。
 
  所以他們可以對八卦緋聞欲拒還迎,但對涉嫌教唆吸毒則十分擔擾,這不是基于社會責任心有多大提高,而是利益鏈面臨中斷的問題。
 
  嘻哈這種形式受到電視,電臺,網絡等媒體平臺熱捧,本身就值得反思。它是文化垃圾還是文化寶貝?
 
  文化的選擇
 
  文化有東方的,有西方的,有傳統的,有現代的,有高雅的,有市井的,有主流的,有邊緣的……
 
  文化構成之復雜性,必然帶來良莠不齊的結果,區別精華與糟粕,是構建一個國家文化環境的最重要前提。
 
  傳統的一定是好的嗎?中國的纏足,歐洲的束腰,都是對女性的摧殘,它會隨著社會的進步,被丟棄到歷史的垃圾堆中。
 
  西方的一定是好的嗎?同樣也有精華和垃圾。
 
  然而在美國文化稱霸世界之時,有的人在選擇上失去了判斷力,甚至出現“皇帝的新衣”現象,嘻哈說唱(hip-hop)就是其中一種。
 
  嘻哈最初起源于紐約的黑人社會,也就是被主流社會排斥的貧民區,是絕望,不滿,憤忿的情者渲泄方式,與之相伴的有暴力,毒品,性。
 
  從營造氣氛,產生情緒感染的藝術技巧本身來說,它遠不如舊中國街頭的蓮花落,數來寶。
 
  但是,你讓某家電視臺舉辦一屆《中國數來寶》看看?能有賣點嗎?有收率視嗎?有社會關注度嗎?不會有的。
 
  因為,在某些文化藝術權威眼里,他們認同的是美國文化,嘻哈登上大雅之堂,前提是得到西方的認同。文化霸權是客觀存在的,無論何種解釋都回避不了。
 
  善良的人想把嘻哈變成一種傳播正能量的方式,畢竟青少年們喜歡,不如因勢利導。
 
  但嘻哈能變干凈嗎?能擺脫暴力,臟話,毒品和性嗎?很難,因為沒有臟話,它也就不再是嘻哈了。 出發點是好的,但對結果來說,卻只能導致更多青少年去接受這種文化。
 
  如何當一個嘻哈王者?
 
  人們真的喜歡這種藝術方式嗎?如果是的話,那么同在大雅之堂的山東快書絕對可以風靡全國,只要稍微改動一下,山東快書個個都是經典嘻哈。
 
  比如《武松打虎》
 
當哩個當,當哩個當, 當哩個當哩個當哩個當!當哩個當,當哩個當, 當哩個當哩個當哩個當!
  閑言碎語不要講,表一表好漢武二郎。
 
  ……
 
  要變成嘻哈,你上電視得這樣改:
 
  出場快板藝人,千萬不要帶快板,再脫掉長袍,換一件XXXL的黑色衛衣或過膝藍球T恤,記得把帽子套上,反戴更好。
 
  手臂或胸口的刺青要給特寫,耳釘,唇釘,鼻釘,臍釘,能釘的全給釘上。墨鏡,鏈子,吊襠褲,板鞋可以自帶或向節目組索要。
 
  上臺一定要低頭,手臂保持半圓形彎曲,手掌向下呈抓物狀,形體上要略晃,在鏡頭內,盡量有移動感,走路時膝蓋要挺直,邁步呈大小便失禁狀。
 
  一定要讓觀眾感覺你跟話筒有仇,原則上話筒捏頭不捏尾,盡量貼近嘴部,不細看,以為你是在啃話筒。
 
  不戴墨鏡時,頭一定要稍稍揚起,眼神要有挑釁味道,讓觀眾有“你瞅你乍滴?”的感覺。
 
  開口時,當哩個當,去掉 ,換成藥,藥,藥,藥!
 
  “閑言碎語不要講,表一表好漢武二郎”。這開場白,要盡量讓觀眾只能聽到“閑……表……郎”,保持嘴里含著兩節五號電池來回滾動的感覺。
 
  “酒家,拿酒來。酒家,拿酒來。酒家,拿酒來。” /這里要跟觀眾有個互動,手要指向觀眾。
 
  “酒家,拿酒來我的娘!直震得房子亂晃蕩! 嘩嘩啦啦直掉土”/在娘的后面再上“干”或“法克”, 嘩嘩啦啦直掉土說出的同時,必須用頭部當支點來個倒立轉圈、做不到就翻個跟斗。
 
  這時,鏡頭要移向觀眾特別是兩百元加兩餐盒飯的女觀眾,可以鼓掌尖叫,可以雙手揮動,可以僵尸伸脖……
 
  如果不出意外,恭喜這位山東快書演員,你一年內將成為嘻哈王者,收入一個月抵你劇團五年工資。
 
  山東快書這門藝術,會真的火爆嗎?不會。因為,某些文化精英只認來源,而不是藝術本身。
 
  1917年杜尚在紐約用一個搪瓷尿壺當成“現代藝術”展出,用達達主義的精髓手法狠狠了嘲弄自以為懂得藝術的美國中產階級。
 
  這事到今年剛好101年,達達主義的前衛藝術包容性很強,只要是能把愛好資產階級藝術趣味之人氣得腦溢血,都可以納其門下。
 
  同年,畢加索出手,策劃設計了新芭蕾舞劇《游行》,加入了汽笛聲和警笛聲,51歲的薩蒂作曲,科克托作詞,法國文學家阿波利奈寫節目單,轟動一時,他們改變了傳統宮廷芭蕾,引起轟動。
 
  再后來,中國吸收了芭蕾精髓,有了自己的紅色芭蕾經典。
 
  正是風起云涌的革命式藝術浪潮,才使得美國鄉村爵士樂后來風行全球,這是一種黑人音樂(藍調為基礎),它的編曲手法背離傳統,再摻和以切分式節奏的舞樂,一下子被前衛藝術界所熱捧。經過音樂家改良,特別是唱片業發現有利圖(早期稱為種族唱片),慢慢推向了全球。
 
  爵士樂之后,是探戈舞蹈的風行,這些都是人類文化的精華。
 
  但是,嘻哈決不是精華,說通俗一點,它就是街頭混混有節奏的罵街。
 
  很多人不愿意聽真話,就像101年前杜尚嘲弄之后一樣,美國精英不承認被嘲弄,說這是杜尚為了體現反傳統精神,不在巴黎而在紐約展出,表明美國有自由精神。美國也很有阿Q精神。
 
  今天也一樣,嘻哈無非是新的搪瓷尿壺,精英說自己有包容精神。
 
  把文化垃圾當寶貝,是危險的,勸某些人不要再推波助瀾了,把這種文化向中國青少年硬塞,你們的良苦用心早晚會被大家看穿。
 
  邊緣的就讓回歸邊緣,不必敲鑼打鼓的登堂入室。
 
  白色的粉末,也許它就本身就是白色的粉末。

相關熱詞搜索:嘻哈 垃圾 寶貝

上一篇:樂評:吉雅——天籟的歌聲也可以很嗨很現代
下一篇:最后一頁

分享到: 收藏
斯诺克游戏